导航菜单
首页 » 无极4登录 » 正文

头晕-执政长达四十八年,晚年终胜公族掌控国政,却差点败在小人手下

在春秋时国君中,宋景公算得上是龟龄——他执政长达四十八年。他终身共遭受了两次内头晕-执政长达四十八年,晚年终胜公族掌控国政,却差点败在小人手下争:第一次,是因令郎地抽打宋景公宠臣向魋后,引发了令郎辰与令郎地之乱;第2次,则是宠臣向魋与宋景公分裂、发动了暴乱。

两次内争,宋景公都幸运取得了成功,这使得他在宋国的位置益发安定。晚年时,宋景公曾对六卿进行了一次大的调整:皇缓为右师,皇非我为大司马,皇怀为司徒,灵不缓为左师,乐茷为司城,乐朱锄为大司寇。皇氏与乐氏都是宋戴公之后,灵不缓则是宋文公之孙。

这一次调整,其间暗藏玄机。

由于宋襄公时庶兄子目夷对宋国有大功,所以自那时起,左师代代都是由子目夷后嗣担任。公元前576年,桓氏一族作乱、杀了宋共公太子,右师华元将桓氏一族大多驱赶出国,只留下了左师向戌。现在向戌之后也屡次作乱,致使左师之位都给了别人,足见宋桓公后嗣在宋国已完全失势了。

能将横冲直撞的桓氏一族逐步调整出宋国政坛,足见宋景公已操控了国政。至少,比起曾经的多位宋国国君,宋景公在国政上的话语官僚大得多。在掌控国政大权后,宋景公的执政成绩也远胜之前多位国君。

公元前488年秋,宋景公第三次率兵伐曹,竟将曹国灭了!曹国是姬姓国,由于曹伯阳自不量力、试图称雄,屡次与宋国对敌。通过多年征伐,宋景公终究灭了曹国,将其归入宋国操控规模。在春秋时代的宋国国君中,这但是极端稀有的功劳。

执政有功,寿数又满足长、熬死了许多德高望重的旧卿士,这让宋景公在晚年时权利进一步得到增强,根本操控了宋国政局。

可随着宋景公年纪增加,举动日益缓慢,尽管掌控了国政,但在处理政事时往往就不能亲身参加。所以,日常政事宋景公都是由内宫心腹大尹代为传达。这位大尹也不是良善之辈,目睹宋景公年迈不省劲,就常常不上告、假称君命而直接发令行私政。


大尹如此肆无忌惮,次数多了,总算引起卿士的不满;司城乐茷就想除去大尹。可左师灵不缓却劝说道:“先放纵他几天,等他罄竹难书。他权势重却无根基,怎能不败?”

话虽这么说,可变故很快就到了。

宋景公寿数虽长,却有一最大隐忧——没能生下儿子。万般无奈之下,他只能将侄儿公孙周之子子得、子启养在宫中,预备从罗永浩的父亲罗昌珍他们之中选择一位作太子。不过,由于没意识到自己很快就将遭受意外,生前宋景公一向没清晰谁来做接班人。

公元前469年10月,宋景公偶然鼓起,到空泽(今河南虞城县南)玩耍。不想,意外却发生了:宋景公竟忽然逝世了!此刻,宋国卿士都不在场,大尹便头晕-执政长达四十八年,晚年终胜公族掌控国政,却差点败在小人手下率空泽一千甲士,护卫宋景公棺木隐秘回到了商丘。在宫中放置好棺木后,大尹马上派人去召六位卿士:“听说下邑有战事,国君请六位前来协商!”

六位卿士不虞有诈,匆促前往赴会。等六卿都到齐后,大尹就忽然发问,命头晕-执政长达四十八年,晚年终胜公族掌控国政,却差点败在小人手下甲士们绑架了六卿,声称:“国君有沉痾,请几位盟誓!”在逼迫六卿都完结盟誓,不得对公室晦气之后,大尹才将六卿放了出来。

随后,大尹立子启为国君,在宋国太庙中掌管宋景公的葬礼。这么一耽误,宋景公逝世三天后,国人才知道这一音讯!

被大尹这么摆弄了一次,宋国六卿心中当然有气,开端四处活动,策划对大尹的报复。司城乐茷就派人在国都中四处分布流言:“大尹长时间迷惑国君,擅权好利;现在国君没有沉痾却忽然逝世,还隐秘其死讯,不必说都是大尹诡计!”

此言一出,整个国都内都人心浮动,都对大尹产生了猜疑。


听到了这个流言,大尹也暗自不安起来。他自己揣摩道:“六卿盟誓时,我没参加,将来他们是要驱赶我吧!不如再次盟誓!”所以,他命祝官先备好了盟书。

此刻,六位卿士都应邀到了唐孟(宋都市郊之地),预备参加结盟。

意外的是,祝官襄却悄悄来到了唐孟,把大尹的盟书提早给大司马皇非我看了。皇非我拿到了盟书,又将其展现给司城乐茷、左师灵不缓、门尹乐得看,说:“现在民众都站在咱们一边,不如驱赶大尹吧?”所以,六卿都不再厚道等候,而是各自回家、安排起自家甲士,向国人呼吁:“大尹迷惑国君,欺负公室。跟从咱们之人,都是解救国君!”

宋国人听了,群情激愤,纷繁站出来支撑六卿。

见形式不妙,大尹也向世人喊话:“戴氏、皇氏将对公室晦气,跟从我之人,不必忧虑富有之事!”国人听了,却挖苦道:“你原本就与国君没分别了!”

戴氏、皇氏还想趁机攻击新立国正人启,可乐得却阻挠了他们:“不可。大尹因欺负国君有罪,咱们再征伐国君,就过分分了!”卿士们就此统一思想,把锋芒都对准了大尹。

目睹人心不附,头晕-执政长达四十八年,晚年终胜公族掌控国政,却差点败在小人手下大尹深知性命难保,马上就带着子启逃到了楚国。随后,六卿改立子得为国君,是为宋昭公。宋国史上,这是第二位昭公了。

在大尹立子启为国君时,宋昭公曾梦到弟弟子启头朝北睡在国都东门之外,自己则化身为乌鸦站在上边,嘴在南门、尾在北门。这但是面南背北的吉梦啊!梦醒后,宋昭公就快乐地说:“这是美梦啊,我一定能被立为国君!”

现在,美梦总算是成真了。

赶开大尹后,司城乐茷成为上卿。他再次掌管了皇氏、戴氏盟誓:“三族一起执政,不要相互损伤!”

一场危及到宋国政权的内争,就此落下了帷幕。


进入春秋后,宋国始终是内争不断。

宋国内争的主导者,往往不是宋戴公之族,头晕-执政长达四十八年,晚年终胜公族掌控国政,却差点败在小人手下便是宋桓公之族。两大公族实力强占政坛,让宋国国君长时间处于弱势位置。但宋景公是春秋中晚期今后,可贵一位在政事中还具有发言权的国君。这种位置的取得,一是他在两次内争中幸运成为成功者,很多驱赶了公族人士;二是由于他比很多卿士更龟龄,熬死了许多德高望重的老臣,赢回了在国政上的话语权。

惋惜,在两次与公族的权利斗争中取得了成功,宋景公却输给了年月:因年迈体衰,让身边宠臣借机操控了国政。

这次内争的主导者大尹头晕-执政长达四十八年,晚年终胜公族掌控国政,却差点败在小人手下,是位连名字都没留下来的官员。尽管后世关于大尹之职的位置还存在争议,但大尹已然不是卿士而言,那么其权位在宋国应该不高。可由于大尹是宋景公仅有信赖之人,所以当宋景公年迈体衰之后,他就能恃势凌人、假借君命而施私政。假如不是大尹政治经验不足,或许他就能完全除去六卿,盗取宋国政权了!

这便是宋景公的悲痛:执政四十八年,两次战胜了公族,却差点输给了身边小人!

宋景公的悲惨剧,便是因权利过于会集而形成。六卿主导国政之时,想要夺取宋国政权,需求操控六位卿士;可一旦宋国之政集于国君一人,只需操控宋景公,就能奇妙地盗取宋国之政了。

这种现象,在后世也层出不穷。

为加强中央集权,西汉前期汉皇室不断采纳各种办法“削藩”,乃至还不小心引发了七国之乱。到汉武帝时,他使用“推恩令”,总算成功地破除了分封制枷锁,将各诸侯国渐渐转化成大汉帝国下的郡县,举国之权逐步会集于皇帝一人。可到西汉末时,王莽只需操控大汉皇帝,就可轻松盗取政权——假如西汉初的各诸侯国还在,王莽还敢盲动吗?

这便是我国历史上的悖论:公族强,则公室弱;可一旦公室独强,国政由国君独揽,国之兴衰就取决于国君一人,这往往也并非国家幸事。

二维码